流金歲月 歷任校長        
       
歷任校長 褟偉靈校長 (1949-1965)  


 

我在培道服務四十多年

由1888年創立的培道,到今年剛剛是80歲高齡了!偉靈和它相處了過半時間,這真是一個不短的時光。而我能有機會在培道服務,第一多謝神恩,其次是多謝培道前輩和同事、同學們的愛護、幫忙。

茲值校慶大典,謹將偉在校工作分三個時期,概略憶述於后︰

一、教蒙學時期(由1912至1914年)
1912年秋季,教士殷愛新姑娘,欲本其教學經驗及學識,創辦蒙學及師範班。當時承蒙邀請任教,偉感她的苦心,因此答應了!其時並請有廖翱翔先生幫助,於是三人就創辦起「培道蒙學」來,雖然學生人數不及一百,但教、學兩者之間,都很融洽,方法亦新,所以成績甚好。偉則一方面教學,一方面讀書,互相增長學識,獲益良多。記得培道是在1913年在東山禮拜堂第一次舉行畢業禮的,發給送憑。畢業禮不過同學五人,偉是其中之一,但情況隆重,我感非常興奮。1914年秋偉曾隨父往北海教會教書,1915年則繼求深造,乃暫離培道北上求學。

二、擔任中小學教員(由1920至1921年)
1920年,偉因事由北平回穗,返培道任教中學生理衞生及小學國語,次年再返北平燕京大學繼續學業。

三、處理行政時期(1924至1965年)
(1) 任訓導(監學)事務主任之職 :
自1924年8月,偉由星加坡「南洋女校」回培道任職時起,幾乎就未曾離開過這半生於斯的培道了。此時培道祇辦中學及兩年師範班(蒙學經全部撥歸培正辦理),學生有180餘人,差不多全部寄宿,而學生一切管理集會,宿舍膳食等等,全部都由我負責,只有一位庶務員從旁協助而已。
1928年,培道曾發動籌建「四十週年紀念堂」,員生熱烈籌款,我也領隊往香港演劇籌募。深得港人贊助,籌得起頗大數目,乃於1929年建成紀念堂中座。其後1930年,盧連夫人赴美籌款歸來,再完成紀念堂之東西兩翼,學生已增至1000多名,教員亦增,事務繁雜,寄宿生增至400餘眾,工作殊感忙碌。
1937年,抗戰軍興,廣州遭受空襲。培道乃於9月下旬遷至肇慶上課,不久又遭敵機入侵,於是再次遷至香港,我亦參與其事。
1938年2月,由肇慶先回廣州,再行遷赴香港。先後租得九龍廣華街洋樓九座為校舍,又租得太平道兩層洋樓為宿舍,並增辦小學於九龍城士他令道浸信會副堂,人數由300增至600餘,校務亦已有顯著發展。正幸各事漸臻正軌,不料突於1941年12月,日軍爆發「太平洋戰爭」,學校迫得停課,瞬間隨告淪陷,無法辦學。乃於1942年2月,全校遷往澳門,租得連勝馬路10號為宿舍,暫借培正校舍一部分為課室,後再租得羅利老馬路、亞利鴉架街等樓宇上課。惜初時米糧非常缺乏,處理事務極不容易,但學生求學心切,來學者眾,校務較有發展。1945年8月,日本投降,舉世騰歡,我們對多年艱辛也一時忘得乾淨。於1946年1月,全校遷回廣州東山原校復員,但此時校舍、校具甚多毀壞遺失,損耗不資,統需修理購置,誠為又一困難艱辛階段。偉忝為事務主任,努力經營,協助籌劃,在此三年半,各事已漸停當,其間先後並兼任財務主任及代校長職,責任至為繁重。及後國共戰事影響,而當時港校李清心主任又適逢辭職回內地進修,校董會遂命我來港校擔任校長職。

(2)任香港培道校長職:
1949年8月,偉把廣州校務交代完妥,即來港校接任校長。前後任職達16載,我以年事漸高,提請退休,承校董會多次續聘,及至滿70歲,乃於1965年8月正式退休離任。回憶初接港校,適逢各地學生前來就讀者增,但當時祇由幼稚園辦至初中,偉感於實際需要,遂通過校董會增設高中一、二年級。同時課室不敷應用,故於嘉林邊道校舍後座加建平房四間應急,學生亦增至900餘人。正感校舍設備簡陋,諸如圖書及實驗方面,俱有強化必要,幸於1952年接獲香港政府撥贈九龍城山地(與嘉林邊道校舍西面相連)有74,000餘方呎,以為建築新校,員生皆感興奮。這固然蒙政府關懷,更謝神恩眷顧,計此座校舍建築費用達700,000餘元,連校具設備等費約$1,100,000餘元。如斯龐大數目,幸得政府免息借款及熱心人士捐輸,員生同心合力多次籌募,而底於成。學生隨即增至1,600多名,校務在蓬勃發展,學生成績亦有顯著進步。我深感同工鼎力扶持,同學熱烈愛護,才是成功的因素。
1958年,培道慶祝70週年紀念,校內全體再發起建築「七十週年紀念堂」,並擴大容納學生,乃於新校舍北部操場建築一座4層大廈,建築費需400,000餘元,連校具設備等費計700,000餘元。但仍賴政府免息借款及員生籌募,方告完成。由是培道在新舊四幢校舍中逐步拓展校務,學生陸續增加,教職員已達100餘名。幸各員都能通力合作,為學校建設共同努力,使學生成績亦維持良好水準,這是我共事以來深為感動的。
當我於1965年8月宣告退休時,深承校董會、教職員會以至學生自治會,分別設讌相送,饋贈禮品,使我尤為感激,所以雖然在工作上離開了這半生於斯的培道,但心裡仍在時刻惦念和縈繫著這母校的。願神賜福培道,使有更光輝和更美好的前途。


(見《培道八十週年校慶特刊》)